第十一章:徒儿要上天,气死老师傅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半缘修道半缘君 第十一章:徒儿要上天,气死老师傅
(读文学 www.muudta.cn)    九婴紧握双拳,周身忽的席卷起冷厉的风,众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明显感觉到他的气场不一样了,不再有闲庭信步的悠然,而是面对着封魔渊,忽的态度一变,一众人都挂着冷汗,看着他不再从容的模样,紧紧握着手里的剑。

    君鲤也一瞬不瞬的盯着九婴,他下沉入封魔渊,瞧见那混沌的黑暗中,忽的裂开一条缝隙。

    缝隙越来越大,缓慢的张开,黑白分明的眼瞳出现在九婴面前。

    九婴恍然感觉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穿透,浓重深厚的力量穿过他的身躯,麻痹了他的四肢和头脑,将他牢牢钉在原地。

    眼瞳越睁越大,最后崩到极致,眼珠子像是要突出来一样,恶狠狠的瞪着九婴。

    “……七层。”明鹤道长在心中默数,忍不住低喃道:“乾坤眼居然开到了七层,不愧是魔界之主。”

    为了抵御九婴,蜀山紧急召开大会后,决意请出封魔渊,当初封魔渊仅为封印妖魔之用,自南峰道长决定将乾坤眼与封魔渊结合后,封魔渊便成为了人界封地,上慑九重天下胁黄泉路。

    而如今封魔渊之下镇守着的是乾坤眼,它自南峰道长左眼取下,与神器灵肉合一,奉养其身,压制在封魔渊之下,黄泉之上数百万妖魔鸠魂。

    乾坤眼开到几层,便代表着这个魔物的实力达到了几层,是要被镇入更深更隐秘的底层。

    妖魔难以被彻底杀死,就算是被绑缚在高山之巅,暴晒数百年,才会丧失了魔性,但只要给与一点血,又会马上复活的强大生物。区区凡人更是无能为力,唯有镇压与封魔渊,待乾坤眼吞吃完它的精气。

    至今为止,封魔渊里面已经是枯骨累累,大部分都被镇压在三层,偶有罪大恶极亦或是实力雄厚的妖物被投入第四层,只五层以下几乎从未问津,干净的连只蚊子都没有。

    这一来就破了记录,这算是……殊荣?

    事实上,大多数的人都很难第一时间感觉到自己的毛病。

    猫也是一样。

    她的毛病就是记性不好,所以她也忘了自己有这个毛病。

    她被方才的梦吓得不轻,满屋子乱窜了遍,终于从角落扒开一道缝,仗着身姿娇小,从夹缝里钻了出来,然后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处在一众道士当中,满院子乱飞了一阵,误打误撞的居然来到了明月关。

    她看到了那么多的人,激动的都要泪流满面了,天知道她刚才把那么大的后院翻了个底朝天,愣是连个鬼影都没看到。原来他们都在这里。

    这也不能怪她,猫的脑容量也不过就那么大小,况且她还没修炼成人,人和动物之间的差距还是颇有些大,不能这般的与之相较。所以只能记住让她印象很深的人和物,而这些人和物中,师父总是排在第一,第二位才是她心心念念求而不得的小鱼干。

    她早就忘了方才她在这里闯了多大的祸,就算是记得也能推给做梦给自己搪塞过去。于是她开开心心的,心底雀跃的朝着那些人走去,一边走着还想着,这些人的衣饰还颇为眼熟,素雅庄重,玉额青衣,要是她师父穿着,也定是极为好看的。

    被徒儿每天都要在心底夸上一遍的君鲤和所有人一样全神贯注的盯着青铜门和九婴,都没有人注意到那一抹小小的身影,自众人身边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看着诸人都盯着一处,也激发起来了好奇心,顺带过去瞅一眼,但见到就是一扇看起来极为普通的青铜门,忍不住好奇问:“你们在干吗?”

    死死盯着大门的弟子随口道:“当然是在等九婴落下去。”

    “哦,那还真是幸苦。”凰陌想了想,也不知道他们所说的九婴是谁,便摇头晃脑的走了。

    “职责所在。”弟子也顺着回了一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周遭的人依旧也一动不动,他有些恍然:“刚刚谁在和我说话?”

    周围的人也恍惚了一瞬:“诶?”

    凰陌溜得也快,压根就没有给任何人的反应时间,她觉得这些个人都这般无趣,立在那里像是一杆柱子。顺便感觉到有点痒痒,她便把这些人当作了柱子,蹭蹭蹭蹭,被她毫不客气当作木头人的蜀山弟子感觉到自己腿边一团柔软,心下一惊,扭头看去,正好和凰陌对上了眼,她贴心的朝着弟子喵了一声,这招卖萌姿势还是她能够俘获一众少女心的杀手锏。弟子嘴角抽了抽,忍了又忍,忍不住了:“呀呀呀呀——猫妖又出现了!!!”

    “大师兄,是你的猫!”

    一阵熟悉的骚动再次传来,君鲤心中一怔,朝那边看去,见到正蹭着那人不亦乐乎的凰陌,感觉腹中那股浊气又汹涌澎湃了上来:“这小家伙!不是睡着了吗,怎么现在跑出来了?!”

    “也许是被刚刚的动静给震醒了。”一旁人说道。

    九婴还在封魔渊里面与乾坤眼僵持着,君鲤无可奈何朝着凰陌方向伸出手:“过来。”

    凰陌听见熟悉的呼喊声,一扭头,看到朝思暮想的师父就在眼前,一个激动就要扑过去,但是方才做的梦残存在脑海中,将她的热情生生给扑灭了。

    “师父怎么这么温柔……“

    “师父怎么不抽我……“

    “师父……你现在笑得我有点怕……“

    君鲤恨不得翻一个大白眼给她,他现在的身份,可是蜀山的弟子,能不以蜀山一百八十多条戒律来规束自己嘛?他们可怕到连你的表情,微笑的弧度,服务的态度,售后的访问都是事无巨细一一标准的啊!

    君鲤朝着凰陌走了一步,凰陌朝后倒退一步,他往前一步,她再退一步。始终和他保持着三尺诡异的距离。

    正是徒弟养大留不住,翅膀还没硬,就敢不听师父的话了!

    现在可不是闹小家子脾气的时候!

    他着急了,眼神一凛,平日里这个时候凰陌见到他面色一变,无论怎么不愿意都会老老实实的,而现在,他表情都快扭成铁板了,凰陌这个小家伙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抖了抖,抵死不从。

    养大兔崽子,气死老师傅。君鲤胸中的郁结更深重了。读文学 www.muudta.cn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半缘修道半缘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半缘修道半缘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半缘修道半缘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球棎比分 股票分析 p3试机号 湖北30选5 澳洲幸运5是哪个国家的品牌 香港六合彩彩图 昆虫派对 江西11选5往期走势 四川快乐12如何找 北京11选5开奖走 幸运飞艇的历史开奖结果 辽宁快乐十二查询 黑龙江p62出什么号 幸运飞艇幸运飞艇 厦门股票配资 丁紫 福彩排列7玩法 黑龙江快乐10分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