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别惹阵法师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半缘修道半缘君 第二百一十二章:别惹阵法师
(读文学 www.muudta.cn)    “这个回生焰若不是在活人身上,怕是马上就会熄灭了不是么?”凰陌装着胆子猜测道,当初说着吞了这火后,他的神色呈现出来了土色时,凰陌就想到了当初牧若是用别人的性命才一直维持着魂火的燃烧,若是被别人捷足先登时,他年少不经张狂的脸色才会呈现出一股无可奈何的神色来。

    “啧!”随着他愤然的一啧声,凰陌这颗心才落了地,然这口气还没匀出来,忽的又被扼住了咽喉。

    “你当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哈哈哈哈哈……”他忽的仰天大笑了起来,方才的担忧一扫而光,似看着凰陌一惊一乍的面色变化很是愉快:“若是这样,我就将你当作活祭品不就好了?”

    “活祭品?”意识到被这个性格恶劣的人给耍了的凰陌恼羞成怒,他眯起眼睛凑过来贴在她的眼鼻上道:“就是这样……”他将她朝着高台之上悬空领着,玩味轻笑道:“虽然你不是我要找的容器,但费点功夫,我也能达到目的,也省得我去找其他人了。”

    脚底下是万丈深渊,深不见底,当空依石而建,是令凰陌眩晕打颤的高度,她艰难的不让自己把注意力放在空无一物的脚下,若是没依凭,掉下去以她的功法应当也得九死一生,那人似是瞅见了她在身后不断的捏决,一反手将她剪住,施了一句束缚咒,凰陌登时感觉浑身一僵,连心底念着的一字决都断在了嘴里。

    “……”完了完了!!!

    凰陌神情大乱,这个人是认真的!

    他确实是要将自己当做活祭品!

    “你恨我么?我杀掉了你,你应当会恨极了我对吗?”兰戈笑的泰然,语气轻柔的像是在呵护着心爱的女子般:“本来我打算找一些心底带着怨恨的人,再将其杀死,但是偏偏是个不经世事的小丫头要来找死……实在是没有办法,你落下这个深渊肯定不会死,我得好好折磨折磨你,让你恨极了我,才能让你死得其所不是么?”

    这个意思是什么?他所需要的是大量的恨意汇聚吗?若是这样,究竟是有何意义?只是单纯的喜欢虐杀不成?

    他似是很不满意凰陌现在眼底里流露出来的探究神色,这与半点憎恨都不想关,她没有泰然镇定的倒是让人讶异,但是正是这样才是有着调教的价值不是么?

    他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痛憎恶汇聚的恨意,这样才能找寻到她内心黑暗中的部分,如果足够,那么便能直接将其污染,若是做不到,这一步也是险棋,但是他有足够的信心将她折磨到直至神志崩溃。

    “准备好了。一,二……”他得意洋洋的扬起笑容。

    “有几只小老鼠跑了进去。”

    在一派苍茫的雪原中,牧若抬手示意休战,他神色变了,转而抬手将灵阵撤掉,照应了他的相应,那阵法的光芒黯淡了下去,最后露出来了地面上深刻的印痕,其中还散发着阵阵的白色烟雾,君鲤发现他们正是出于一个广袤无垠的平坦地面上站着,曾经繁华的都城仅是留下来了一片断壁残垣,四野萧条,一片荒芜。

    君鲤闭起眼睛,忽的睁开道:“是地下么?”

    清越在不远处朝着他们抱着凰陌的身体跑了过来,神色焦灼道:“神尊不好了,师妹她身体几乎没了温度!”

    此话既出,君鲤脸上更是阴霾一片。

    “随我来!”他疾言厉色道。

    他将手放在地上摸索,而牧若则是轻而易举的穿过了土地遁入了地下,君鲤将手朝下摁下,道:“我若是打扰了你父亲母妃的安宁,你会不会怪我?”

    清越一愣,旋即道:“我相信父皇不会怪罪的。”

    君鲤点了点头,嘱咐道:“你带着你师妹躲远点,不要靠的太近。”

    清越应了声御剑攀上了山崖,俯身瞧着神尊自袖中祭出一柄剑来,而后一挥,尘土飞扬,清越朝着后面躲了躲,飞沙走石当中,只见到那硕大的场地登时塌陷了下去,清越抻长了脖颈去看,隐约看到了那宽广的地下居然塌陷出如此让人惊诧不已的宽阔地穴,里面隐约有着影影绰绰的人影和建筑形状,数以千计,实在是算得上是浩渺无垠。

    “这就是我父皇的王陵了,我们一直所处的幻境的地方。他将整个锦州作为了他的埋骨之地。难怪我找不到。”他喃喃的说道,忽的将目光移开,向着天光破空的地方看去,父皇将整个锦州浓缩在了地下,仿若是小小的城,静静的等待着故人的归来。

    时隔这么多年,那地下的王陵城市,终于呈现在了世人的面前。不得不说是一场让人赞叹不已的人族奇迹。

    而对于这个奇迹漠不关心的君鲤落入了王陵城当中时,他一眼便感知到了凰陌的气息,从辽邈远的地方时隐时现,他振袖拂过了烟尘,朝着那一处奔去,只见最中央的高台之上,牧若正与一个人缠斗在一处,而凰陌被人用影子悬在半空中,君鲤先行要去救凰陌,将那影子割断,那小小的身躯揽在他怀中。

    一看到她不过是闭着眼,呼吸倒也平稳,应当是无碍,魂魄离体太久始终会很危险,他决心先将凰陌带出去还魂才是,这一到了地下,正是当初将锦州幻化做了样貌的市集阵法,这个阵法亦是束缚魂魄,这地下的无数陶俑都残存着一个魂灵,被绑缚在王陵之中无法获得轮回。

    他忽的感觉身后传来熟悉气息,当即回头:“

    九婴!”

    君鲤一提起来这个人便是莫名的怒火顿起,这个应当不是傀儡了,但是却在他的面前出现,他负着手闲庭意致的溜达过来,望着这狼狈不堪的场景,盯着上方缠在一处的身影道:“此人究竟是谁?设立的此阵法居然连我都破不开。”

    君鲤望了过去,连九婴都这么说,此人的来历倒还真是个谜题。

    那个与他对决的人看起来也不甘其后,但是明显相较牧若还是略胜一筹,更不提他还没有使出全力:此地的狭小限制了他的术阵的威力,也无法展示出杀伤力较大的术法,为难他一个远程脆皮和人近战,虽然有点吃力,但是半点都没有落下风,还将那人逼得有些狼狈。

    看来惹恼了阵法师,远程也能肝贴身。

    (本章完)读文学 www.muudta.cn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半缘修道半缘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半缘修道半缘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半缘修道半缘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球棎比分 11选5奖金 湖北十一选五讲解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 江西快11选5走势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网 楚天30选5开奖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年 七乐彩复式8个号多少钱 重庆福彩快乐十分和值走势图 3分pk拾是正规的吗 云南快乐十分分布走势定牛开奖结果 31选731选7走势图 财富家配资 1分赛车规律 浙江十一选五 快乐赛车有没有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