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同样的过往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半缘修道半缘君 第六百六十一章:同样的过往
(读文学 www.muudta.cn)    “小姨,言禾十岁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您能告诉言禾吗?”言禾五年前曾经那样渴求的问过她。

    “你只是得了一场大病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高烧一直不退才导致了失忆。”小姨微笑着,但是眼睛始终没有看着她“你不要想太多哦,这样只会对病情不好”。

    “但是……小姨……”言禾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却始终倔强的不肯流下“言禾想知道,妈妈去哪里了,求你们告诉我吧,言禾好想知道啊,爸爸怎么也不肯说,还特别吓人的瞪我,言禾好怕……”

    “……”言禾还记得小姨肃穆的表情,她的一直流光溢彩的眼睛此刻却变得暗淡无光,小姨一直没有说话,无论言禾怎样的哀求,她始终保持沉默。

    最后她送言禾回家的时候,用前所未有的严厉口吻命令道“言禾,以后不许再提你母亲的事情。在任何面前都不许提起!”看着言禾愕然的表情,小姨表情还是没有一丝松动,她的表情是决绝的,一字一句的击碎言禾最后残存的希望“否则,以后你就永远不要踏入言禾家一步,永远不要叫我小姨!”

    “小姨……不要啊……”

    “闭嘴!”

    小姨那天走的很匆忙,但是也很果断。

    他们是她最后的亲人,但是他们却残忍的联手一同扼杀了言禾融入血肉的羁绊。但是就算是这样,言禾还是无法恨小姨。

    也许是因为,她是言禾最尊敬的人吧。

    小姨很少来言禾的家,因为她的后妈云妇纭和坠星会一脸怒火。她们不希望和任何关于别的人涉足自己的家。但是小姨从来不会计较这些。这次小姨居然亲自登门拜访,看来势必是很重要的事情。

    言禾拐了几个弯,透过迷醉的双眼看见一栋光彩琉璃的别墅。那就是她的家,言禾跌跌撞撞的打开门,冲了进去,希望一抬头便看见期待已久的小姨微笑的和蔼面庞。

    小姨依旧优雅的端坐在软塌上,父亲也坐在另一边,言目和云妇纭貌似避开了他们去了楼上。两人相视而坐却一言不发的,似乎气氛非常凝重。

    言禾冒冒失失的闯入显然是惊扰到了沉默的两人,言禾看到父亲脸上马上闪现一丝不快,但是碍于小姨没有发作。小姨看到言禾之后,微笑着朝她招了招手,说道“终于回来了啊,我们等你好久了呢。”

    “小姨”言禾冲了过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和小孩一样啊。”小姨无奈的笑道,拍了拍言禾的肩头,拉过她的手让她坐在她的旁边,抚摸着言禾的头发,怜爱的说道“怎么还是这么瘦啊,大晚上的不回家尽让人不安心。”

    “艾拉,没事的。反正也没人管我。”言禾

    斜着眼看了一眼父亲变绿的脸,冷哼了一声,随即绽开笑脸“不说这个了,小姨你来找言禾有什么事啊?”

    小姨的微笑变得很不自然了起来,她看了一眼父亲,脸色变得严肃道“言禾,我听说你又退学了?”

    “……”言禾狠狠的剜了父亲一眼,头低了下去。

    小姨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叹息道“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禾儿,我真的……哎……”

    言禾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三个人一阵沉默。最后小姨咳了咳,打破了宁静。

    “禾儿,我和你爸爸商量了一下,想也许是这里的教育体系不适合你,我们想……”他俩对望了一下,小姨才说道“禾儿,你去古纳吧。”

    言禾蓦然睁大了眼睛。

    “禾儿,你在外面的世界一定能发挥出你的才智,言禾们一定会把你培养成一个优秀的人的。怎么样,禾儿?”小姨步步紧逼,丝毫不给她退让的空间“你在外面的世界,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一定会很快忘记的,你会有新的朋友,一定不会孤单的。”

    “……”

    言禾听了半天,脑子里最后浮现出一句话。

    他们终于决定抛弃自己了吗?

    小姨还在说着些什么,但是言禾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明明才刚刚进入夏天,为什么感觉这么冷呢?

    四周开着的冷气仿佛变作了冷冽的冰刃,随着言禾的血液慢慢冰封起她的心脏。她就是觉得冷,从未有过的寒冷。

    若是只有父亲他们三人就好了,她起码还有一个温暖自己的理由。但是小姨现在也变成了他们那样,言禾已经无法想象自己该如何在这个世界存活下去了。

    我真的就这么讨人厌吗?

    连小姨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她走,让她一人随风漂流。

    言禾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窒息般的停止了,不知从何而来的痛楚慢慢从四肢碾压到她的胸口,让她都无法挣扎。

    也许你的出生就是个错误。

    言禾的大脑开始被这些吞噬的绝望所占据,汹涌不断的恶流盘踞在她的身体里。心脏里面滋滋冒出的毒液腐蚀着最后的理智。

    这样不也好吗?

    脑子里油然而生出这样的想法,顿时隔绝了言禾一切想要挣扎,想要问讯的举动。她安静了下来,没有反驳他们的话。

    言禾的情绪突然前所未有的冷静。这让小姨和父亲都忍不住一愣。

    还以为这个孩子又会大闹一场,看来似乎是被说服了,看来是懂事了很多啊。小姨抬起手准备欣慰的再说些什么,却被言禾冷冷打断。

    “我知道了,那就这么办吧。”

    起来,转身,言禾的背一直是没有知觉的僵硬。她都不知道自己如何走上楼梯的

    ,她只知道,她心里好像有什么崩塌了一样,再也无法拼凑完整了。

    小姨和父亲目送她的背影离开了视线,小姨转头看着父亲苦笑道“那么,言禾就拜托你了。”说完微微朝他欠了欠身。

    父亲深深叹了一口气,靠在沙发上,疲惫不堪的应道“我知道。”

    “谢谢。”小姨抬起头说道,淡绿的眼眸居然开始变蓝“大限将至,长魂现世。为了不让他们发现,我们必须将她安插进去。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为了誓死保卫魅影组织的意志,无论怎样我们都要将她尽快的送到那个女孩的身边。”

    父亲把自己的脸埋在手心里,漠然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

    言禾拿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直到自己喘不过气来,浑身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着,骨子里泛出的寒意没有丝毫的退却。

    “嗬嗬。”言禾拼命朝自己的手哈着气,把自己蜷缩成一团,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肩头。

    汗水随着额头滑落了下来,渗进她的眼睛里。她目光空洞的看着眼前浓郁的黑暗,汗水蛰痛着她的眼睛,但是她却始终无法合上。

    她害怕合上眼睛,就再也不想睁开了。

    言禾竭力的不让自己的大脑运转起来,不去想今天发生的事情。她希望自己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生和十年前一样的事情,大脑再次空白,把过去的喜怒哀乐全部忘掉。

    这样她又可以坦然接受父亲和小姨所有的安排,无论是什么都可以不痛不痒的一带而过。

    现在自己悲哀到只能拿失忆来治愈自己了吗?

    言禾惨然一笑。

    自己十年前究竟是为什么会失忆,自己的母亲为什么会一走了之,她现在明白了,绝对不止是那么一场大病那么简单。

    他们究竟干了些什么,十年前发生过什么,言禾只要一想到这些,想到那些不为人知的阴谋,胸膛里就如同被铁水烙烫一样,鲜血淋漓的撕扯着恨。

    他们为什么都要隐瞒自己,千方百计的掩盖事实真相?!

    言禾漆黑的眼睛在黑暗里迸发出冷冽的光芒,身体因为浓烈的恨意意外的镇定了下来。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而且内心分外的坚定。

    她要逃离这里,无论去什么地方,与其让他们摆布自己,还不如自己独自寻找。

    那晚,言禾彻夜未眠。

    她离开了家,独自踏上了外面的旅途,在外面的日子固然是幸苦,但她憋着一口气绝不回去。

    很凄惨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固然现在已经是进入了短暂的和平相处的时期,但一个失了家庭庇佑的生灵在外就像是一块天降的丰物,她本能的感觉到了危机,抓起袖子就要逃,但却被给抓个了正着。

    “没想到居然能抓到这

    么极品的灵体,看来今日出来还真是赚了!”那个妖物舔着尖锐的牙。

    言禾被吓得魂飞魄散,眼见着自己就要命丧黄泉时,却被人给救了下来,那个人将自己的揽在怀中,她惊恐的抬起头时,见到一个面无表情的男子,听到身后传来震耳欲聋的炸裂声。

    她往下看去,那方才要吃了自己的妖兽已经被炸的血肉模糊,他落在一处悬崖上,拿出来一面镜子对着镜子道“已经找到了她,我马上带她回去。”

    “你是什么人?”言禾听到这句话后面色震惊“你是我父亲派来的吗?”

    那男子将镜子收了起来,居高临下道“你的父亲才没有资格能命令我。”

    这话说的有些让人不理解,但能确定的是他确实也认识父亲。

    她缓缓的往后退去,身后就是万丈的悬隘,她只能孤注一掷。

    比起再回到那令人窒息的地方,她宁愿当时被那妖兽撕开。

    言禾感觉到了脚下的松动,她额间滴下了汗。

    (本章完)

    (教育123文学网)

    读文学 www.muudta.cn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半缘修道半缘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半缘修道半缘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半缘修道半缘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球棎比分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排列三走势图下载 众想期货配资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下找 11选5走势图 青海11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 3d试机号后推荐号码 全天计划广西快三 2019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快3怎么判断大小单双 江西时时彩11选5走势图 福建11选五走势图表彩经网 北京pk拾前一的技巧 上海11选5每期推荐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今日大盘走势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