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上古史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半缘修道半缘君 第六百六十五章:上古史
(读文学 www.muudta.cn)    “怎么?现在知道心疼他了?”魅情毫不客气的将她摁了下去,将手中的膏药打开,言禾挣扎着“你走开,我不需要你来给我敷药!”

    “我可不是他,可不会怜香惜玉。”魅情将她的手反剪住,微笑起来“真是一匹烈马啊。还真是不好驯服。”

    “你!松开!”她努力想从她的桎梏下逃出来,魅情将药涂在她背部道“别挣扎了,我也很忙的,要不是因为见魅龙从来没有请求过别人的份上,我才不来给你这个小烈马上药呢!”

    言禾的挣扎停了下来“你刚才不是说了他是跪下求你吗?”

    魅情“……”

    “怎么?你很在乎他吗?”

    言禾愣住了,僵硬的吐出来个不字。

    魅情歪着脑袋道“既然不在乎,那么他究竟有没有跪着求我,与你并无干系吧?”

    言禾一时语塞。

    “所以你就给我闭上嘴,老老实实的上药。”魅情看着她不挣扎了,眼底掠过一丝的奇异光芒,在她眼底魅龙是一个很无趣的男子,除却了一个高到碍眼的个头,和木讷到什么都倒影不出来的瞳孔外,就是一个木头。

    直到这个小姑娘的出现,这个素来对其他人默然的木头,在被主人任命要照顾那个姑娘之后,他磕磕绊绊,小心翼翼的在努力的将事情做到最好,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木头背后温柔的一面。

    他护着肩膀上的那小姑娘,仿佛她就是一个易碎的琉璃,又像是一只总是炸毛的小猫。

    她是真的能感觉到魅龙在照顾她时,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很有意思,这只炸了毛的小猫总是想要挠他,没事干就喜欢找茬干架,拼了命的想要耗尽魅龙的耐心,但是魅龙的耐心也让她五体投地,他快被人踩到了脚底下都不曾有过一丝不满。

    这两人真的成为了魅影一族的一道风景线。

    吵吵嚷嚷不服输的小女孩的存在是让人心情相当的复杂。

    魅情功成身退般的拍了拍那孩子的肩膀,道“我所能做的就只能到这里,你就好好养伤吧!”

    她说罢将瓶子放在一旁后,走到外面将门关上,而后带着一丝笑意“你让我做的我已经做到了,代价是我要你身上的木龙珠。”

    魅龙依旧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木头脸,没有任何的表情的将脖子上的珠串摘了下来递了过去,魅情将那珠子在手上颠了一下露出冷笑“你居然真的将此物给了我,难道你已经忘记了你的那些仇恨了吗?”

    魅龙那毫无生机的眼睛里陡然发出来了冷冽的光“我当然没有忘记!我绝对不会忘记!”

    魅情冷笑。

    上古时期,

    四海八荒经历了大的震荡。六百年前神族与魔族一战正式拉开了名为正义的领土争夺战,正义的上古神祝融带领着四大守护神四处袭击目之所见的王城。他们所到之处,生灵涂炭。

    他只不过是精灵王城的一个普通的孩子。自己族人的领地不断缩小,最后只能依靠共工修建起的要塞与庞大的祝融军队对峙。

    而共工的力量让很多人都依附了过来,而他也一视同仁的将他们都收容到了自己的麾下,源源不断的难民都拥挤了过来。

    盘古大陆上仅存的要塞只有寥寥数十座,幸存者们都龟缩在里面,不敢轻易再和祝融交战。

    而其他大洲的局势也不容乐观,盘古大陆几乎被全部占领,祝融俘虏了世界上近四成的人类,为他们修筑机要大殿和登天之柱,妄想要一举将盘古大陆征服。六座擎天柱已有五座开始建造,分布在五个大洲的中心地带。

    这里的各族人摩肩接踵,数不胜数。他们每一个人都表情木然,仿佛是一具具被剥夺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不管男女老少,都肩扛重物,往中间的黑色地带——擎天柱,行进。这必须由鲜血和白骨筑成的黑色高塔,就在大震荡中缓缓筑起了地基。

    五大洲大部分土地已经变成了荒原,尽头一座座空城中,死寂一般,偶尔有祝融的罪罚巡逻使者疾行而过,不断搜索着还滞留在各大地区里的流浪者。他们管未及时逃入共工的要塞而又没有被祝融抓获的人叫流浪者。

    一队军队通过睦洲的时候,看见一个人影在他们面前没入黑色的巷子里。领队冷酷一笑,挥手示意身后的十二个人分散开,向着人影的位置散开,而他自己则不紧不慢地走过去。

    在那个巷子口,地下的脚印很新鲜,并且慌乱。看来是发现他们了,领队捻起地上的灰尘,跟随着脚印一步一步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面前的那个衣装褴褛的中年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包装袋,因为颤抖,他怀里抱着的食物啪地一声掉在地上。他不敢捡,而是蜷着身子,一步一步颤抖着往死角里面退。小巷最里面被一堵墙封死了,墙上蹲着三个人——制式统一的黑袍,戴着兜帽——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领队捡起地上沾了灰尘的食物,有些发霉。

    “垃圾?”领队的眼神冷傲,弯着腰斜眼看着那男人。

    那男人低头不敢看他,怀里紧紧抱着那残存的食物,蜷缩在角落里颤抖不已。

    “哦,家里还有人呐。”领队将手里发霉的食物递给那男人,他往后一缩,包装袋撞到了他的头,抹额歪歪斜斜地挂在他的脸上。

    “哼。”领队低声冷哼,将手中的食物塞进包装袋里,顺便扶正了男人额头上的抹额。

    这时,一

    个穿黑袍的巡逻使者微微欠身走到领队身边,低声说“大人,找到了。”

    在那一瞬间,那男人怀中的袋子滑落到地上,里面干瘪的水果骨碌碌地滚了一地。

    领队再次看了那男人一眼,那种冷傲击碎了他的心。只见那男人从地上嚯地弹起,直扑向他面前的领队。而就在此时,墙上蹲着的那三个黑袍巡逻使者一同跳下,将那男人死死按在地上,使他动弹不得。男人只能悲声哀嚎,却是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

    就在领队带着另外一个黑袍巡逻使者走出巷口的一瞬间,那男人咬破自己的嘴角,悲鸣着“快逃啊!”

    冷漠的血肉丛林里一昏暗的帐篷内,站在帐篷边的一个女人内心忽的一紧,她似乎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她撩开帘子的一角,正好看见六个身着黑袍的人整齐地排在树下面。

    女人立刻意识到,他的丈夫再也回不来了。女人急促地呼吸着,胸脯随着呼吸剧烈地浮动,她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儿子,她的儿子只有十三岁,身高已经快接近她了。她上前紧紧将儿子搂在怀里,眼泪大颗大颗地落进他的领口。

    “小龙,快藏到你父亲的收藏室里,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要出来,快。”女人轻抚着小龙的头,始终不愿意与自己的儿子分开一刻,但是她不得不这么做。“我爱你,我的孩子,我和父亲都无比地爱着你。”女人松开手,轻轻一推。

    她的儿子,小龙,由于长期的营养不良,骨瘦如柴,脸上的肌肤也十分干黄。

    小龙看了一眼娘亲,头也不回地朝楼上走去,他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自从睦洲被清洗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开始懂事。那一天,父亲要娘亲带着他跟随其他人逃到最近的共工的要塞,而父亲要守着他千辛万苦收藏来的古董。肃灵院的人已经站在了帐篷外面,可是娘亲却不愿意走,她是舍不得父亲的。

    他们把儿子硬塞给了他们,无论如何,他们也要保全儿子。可是,逃亡的队伍在半路上遭到了祝融的攻击,与小龙同座的杨叔叔在最危急的关头将他压在身下,用突出来的钢铁刺穿了自己的喉咙,造成意外的假象,鲜血淋了小龙一身。杨叔叔死前最后一个凄惨的笑容深深印在小龙的心里,那时他的个头并不高,勉强躲过一劫。可是他却听到了人们绝望的哭喊,那一声声直抵灵魂。

    直到夜已深,他爬出死人堆,望着看不见尽头的路,那鲜血淋漓的大道上,遍布尸体。这是他回家的路。

    女人看着自己的儿子消失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随即,她愤怒地盯着外面的人,那里正站着她的噩梦。

    女人迅速将家里所有能搬动的东西抵住大门,然后躲进了后厨里,她

    拿起剔骨刀护在胸前,蜷缩下面的角落里,瑟瑟发抖。可是,她忽然想到,如果他们先发现儿子怎么办?女人惊恐地听着外面的撞门声。

    女人想起了在那一晚,星光满天,小龙出现在门口,他浑身上下都是刺目的血红,脚上的鞋子彻底地磨穿了。小龙进屋只说了一句“我回来了。”随后一言不发地走进房间,在里面失声痛哭。

    绝对不能让他们找到儿子。想到这里,女人折返。可就在这时,几个黑袍人依次跳了进来,搬开抵着门的家具。

    女人奋不顾身地扑上去,却被一个黑袍人打掉她手中的剔骨刀,抓住她的头发将她拖在地上。

    门被打开了,黑袍巡逻使者的领队走进来,看着倒在地上女人,冷笑道“带走吧。”

    (本章完)

    (教育123文学网)

    读文学 www.muudta.cn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半缘修道半缘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半缘修道半缘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半缘修道半缘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球棎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