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地下城邦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半缘修道半缘君 第六百六十七章:地下城邦
(读文学 www.muudta.cn)    “快去找个镜子啊,他们快来了。”那面古镜发出了好听的声音。

    “啊……我,我就去,你一定要等着我。”两行清澈的泪从小龙的眼眶里流淌出来,就像清冽的山涧。

    但是,他看了到地上还躺着的三具尸体,他们身体里流出来的血液已经融进了地板,那暗红色如此醒目。

    “穿过这片草原,翻过山,山坳里就是了。”凌娅呼吸着浑浊的空气,这里是边界的一处洼地,她和臧谷带领一队六人族人前往她的家乡,希望能从那里找到一些关于异者的线索。

    原本他们的希望是那几块从山下挖出的古碑,可就在三年前,解读古碑的学者一个接一个的离奇死亡。那些学者都像是陷入了幻境,他们盯着被封印的石碑发呆,直到眼角流出鲜血,最后爆体而亡。关于石碑上最后的秘密,再也无从知晓,没人能读懂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臧谷示意身后的人停下脚步,而他在前面打探地形。

    “我们勘探出来的这条路不太安全,这已经是第三次发现祝融族人的车辙印了。”臧谷走回来,看了看一直沉默的小队,示意他们加强警戒,而他自己走到凌娅身边,和她说话。

    “嗯,希望我的家乡能幸存在这灭世中。我们一族世代都守护着那片土地,到底守护着什么,只有世代的巫女才知道。”凌娅似乎又想起了往事,眼神中有说不出的落寞。但是臧谷却在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渴望。人啊,心中的那一丝故乡情结,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磨灭的吧。

    臧谷点点头,示意继续前进。这时,族人的队长利奥说“那一方向有异常。”

    臧谷和凌娅闻声望去,那边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冬天里,地面上的植被呈现出颓败的枯黄色,远处,高大的山体拔地而起,向南延伸,形成连片的山脉。而就在草原的某一处,一小块凸起的方形地面缓缓沉了下去。

    “地下城邦吗?”凌娅喃喃地说。

    在大震荡时期,祝融族人肆虐,大部分人被他们掳去做了奴隶,而剩余的人,大部分逃进了共工要塞地区。还有少量的人没有来得及逃,一部分隐匿在空城里,成为那里的流浪者;还有一部分人,他们从不惧怕祝融族人的铁蹄,一直反抗。

    但是,力量悬殊太大,最后,他们选择了暂时的积蓄力量,在地底下开凿出洞穴,建造城邦,吸引流浪者加入他们,成为反抗祝融族人的有生力量。他们会集结自己的部队,骚扰祝融的军事基地,掠夺物资,在祝融族人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又迅捷地消失,不留下一点线索,让祝融族人无从下手,很是头痛。到现在为止,只有很少的地下城邦被消灭,所以这是很可观的力量。

    这些地下

    城邦,有部分已经和共工要塞达成协议,愿意成为人类的一支隐藏力量,与共工要塞互帮互助,在必要的时候会全力出动,给祝融以致命的偷袭;而另外一部分却不这么认为,他们愿意保持中立,还有一些,拒绝与共工要塞合作,这些多是民风彪悍的少数异族组成,自古以来就以战斗种族自称,他们要靠自己的力量返回家园。最后一部分,隐藏得很深,没有被发现。

    臧谷懂了凌娅的意思,但是他还有些犹豫“娅姐,我觉得还是不要节外生枝,我们有任务在身。”

    “是吗?”凌娅望向山那边,语气隐隐有些伤感,“可是谁又能保证我的家乡现在还幸存呢,你能保证吗?”凌娅突然语气转高,一扫之前的阴郁,“臧谷,不要忘了我们最终的目的——推翻祝融族人,夺回我们所有人,你,我,在这里的所有人,全人类的家乡,所以,我们要抓住每一分力量,如果我们能将这个地下城帮收为己用,那么,推翻祝融不就多了一分希望!这不是比我那飘渺无望的家乡要好很多吗?”

    “好吧!”臧谷右手用力搓着脸,思考了很久,然后微笑看着凌娅,“我懂了,娅姐。”随后,她转身对背着石板的格尔勒说“给总部发消息,报告这里的情况,请求指示。”

    格尔勒是一个沉默的精灵族汉子,他点点头,取下背上的石板,开始使用法术。

    凌娅赞赏地看了臧谷一眼,她希望臧谷能取代他,成为领头人,带领他们走向希望,走向胜利。而他,霍冰,她死去的爱人啊,会在凌娅的心里,默默地微笑看着她,无时无刻,直到他们再一次相聚,或许就在那遥远的云端。凌娅抬头看向那布满晚霞的天边,多像一个肯定的笑容。凌娅不自觉的笑了,对着那晚霞。

    格尔勒猛然瞪大眼睛,低沉的声音从他嘴里发出“总部指示我们尽快与地下城邦接触,尽量争取他们的支持。”

    臧谷的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那我们就去会一会他们!”

    小龙离开了很久,他的家里又迎来一批黑袍人,他们的领队有着棕色卷发,棱角分明的脸上斜挎着恐怖刀疤,他的身材高大壮硕,最令人难以忘记的是他的瞳孔,阴冷而带着微微蓝色。

    此刻,这一批由24个巡视者组成的小队全部集中在二楼的走廊上,刀疤脸领队和乌先生两人站在收藏室内。

    “乌先生,”刀疤脸带着浓重的怪异腔调问“这里,原来的样子没有改变吗?”

    乌先生走到架子后面,三具尸体直挺挺地躺在地板上,他们的血早已流尽。而就在这血迹之上,一面古铜镜正躺在上面。乌先生凝视着这面古镜,他的脸扭曲地映照在镜子里。镜子里的影子微

    眯着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良久,乌先生直起身,低声恭敬地对刀疤脸说“巴法,这面镜子原来不在这里,先知下示,先知的守护者茗伊,正是在这里出现过,如果属下猜测不错,她曾经隐匿在这面镜子里面,现在被人带走了,如果她一直潜身隐藏,伟大的先知是无法探知的。”

    “啊,”巴法用力挠挠卷曲的棕发,脸上的刀疤随着表情不断扭动,“那就去追吧。”

    乌先生蹲下翻了翻地上冰冷的尸体,说道“古力尔德说还有一个小孩,但是他们没抓到,他们反而被茗伊大人杀死,应该是那个小孩儿……”

    “啊,吵死了,去追不就好了,先知还没有觉醒,只要不去看她的眼睛,哼!”巴法不耐烦地说。就算看到她的眼睛又怎么样,不过是一个女人,该死的女人。

    “是。”乌先生拉紧了兜帽,跟在巴法身后。走廊上的巡视者看见满身煞气的刀疤男人走出来,齐刷刷地让开通道。

    巴法打了一个响鼻——他从来不会正眼看那些卑微的人——大摇大摆地走出这个支离破碎的家。

    古力尔德和两个巡视者的尸体却是没有人管,依然静静地躺在那里,千古不化。

    越过边境,进入了寒冷的极地世界,但那里也只是一座空城。颓败的街道上,两边是被砸碎的家,现在只有散落在地上零零碎碎的食物残渣结冰冻在地面上。不时,小龙还会在外,街道边看到冻得僵硬的大胡子的精灵人,甚至还有蜷缩在角落里,抱着孩子的妇人。她的双手紧紧箍着孩子的身体,头与头相互偎依,似乎在祈祷,在亲吻,妇人的双唇与孩子的额头冻在一起。

    小龙的脑袋忽然一阵发晕,他强撑着开出的街道,在主干道上一路向北,穿过那被砸碎烧毁的废墟,然后在一片冷傲的桦树林边停了下来。

    小龙感觉到反胃,他蹲在路边。浓重的血腥味萦绕在小龙的鼻间,这是关于那一夜的记忆,猩红的血液似乎就流淌在他身边,在逃亡的每一个夜晚,他都无法安然入睡,陪伴他的,只有怀中茗姨的歌声。茗姨唱的是一首古词。

    淮南烟尘,古道萧萧,纷纷冷雨凄凄;念切切,驿站初别,将军何往?

    君令北去,笑叹三生!问,离殇经年,杳杳相思,更与何人寄?咕咕南燕,归鸿惊瞥。不为红颜只为君。

    小龙吐完之后,抹尽嘴角的污秽,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前面层层叠叠的白桦林。过了很久,他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怀中茗姨的声音幽幽传来“好点了吗?”

    “嗯,我好了。”小龙用他浑浊的眼睛盯着自己的胸口,那一面小镜就装在那里。这样一个孩子,眼神中已经有化不开的浓雾,似是无神的挣扎。

    “那走吧。”茗姨好听的声音。

    小龙淡淡一笑,重新又稳住剑。这剑是父亲的,还记得在小龙很小的时候,那时,世界还是世界。人们各自过着生活,体验他们人生中的悲喜与甜酸,父亲像所有寻常的父亲一样,疼爱着自己的孩子。他时常会带着一家人,到世界各地搜寻古物,这长剑,就是小龙所有童年回忆。他重新用法术稳住自己,那种熟悉的感觉从手掌再次传入每一个毛孔。

    “儿子,你长大之后,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人。”父亲对小龙说。

    从小小龙对驾驭法术就非常敏锐,他在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轻松驾驭这长剑,可这却是父亲交给他最后的保命技能。

    (本章完)

    (教育123文学网)

    读文学 www.muudta.cn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半缘修道半缘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半缘修道半缘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半缘修道半缘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球棎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