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变幻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半缘修道半缘君 第六百六十八章:变幻
(读文学 www.muudta.cn)    父亲!小龙催动法术,长剑缓缓向前移动,在这一条看不见尽头的道路上。

    “这比马快多了呀。”茗姨的声音从小龙怀中透出来,带着惆怅,“要是那时候,我也能拥有这么一个东西,一定,一定能追上他……”

    茗姨的声音在这里断掉,两人沉默着。长剑子迎着东西山地上弥漫的白色雾气,一路向北。

    他们一路行进了大约三百公里,长剑在一片白桦林中间停下。小龙深深呼吸,刺鼻的冷流灌入鼻腔,这让他感觉到无比清醒。

    “我没法力了。”小龙说。

    “那要怎么办?”茗姨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只能下长剑步行。”小龙的话语里不带一点情绪。他轻轻摸过长剑的剑身,那里都有父亲摸过的痕迹,有些甚至连手柄上的纹路也被磨花了。最后,小龙将挂在长剑后的降魔杵摘下来,戴在脖子上,父亲一直把这降魔杵挂在长剑上。那个送给父亲的人说,降魔杵可以消除一切孽障,父亲用它来保佑一家平安,却在最后,没有保住他和妈妈。

    希望它能保佑我。小龙想着,走下长剑,小龙背着包裹,向着林子深处走去。

    天上明净的月悬在高大的白桦树树冠上,透出一个个人形的影子,像是夜的精灵匍匐在地上。这里冬天的白昼比兰城还短,夜幕早早将这个世界吞噬,而那天上的北极星是唯一指照向北前进的明灯。

    小龙生了一堆火,赤红的火舌吞吐,里面的白桦树枝被烧得噼啪作响。小龙裹着羊绒毯在这火堆前瑟瑟发抖,口中不断呼出白色的雾气,迷蒙了眼前黑影憧憧的树林。

    小龙从背包里拿出一块干肉,然后用刀在旁边的白桦树上割了一条口子,用水壶接了一点汁液。他正准备吃,忽然想到什么,咽了口口水,掏出镜子,说“茗姨,我们逃了一整天,你出来吃点儿东西吧。”

    “你吃吧,茗姨不饿。”茗姨的声音依旧那么悦耳,就像在冰冻的溪水里,突然冒出泉水叮咚的清脆。

    “你们,”小龙舔了舔干冷的嘴唇,“异者都不用吃东西的吗?”

    “呵呵,傻孩子,我们也是人呢,也要吃东西的,只是前路漫漫,还不知道要走多久,能省一点是一点吧,有水吗,我想喝点水。”茗姨说。

    “嗯。”小龙举着水壶,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茗姨,你,我怎么给你?”

    茗姨清脆的笑声再次传来“放在镜子边上吧。”

    小龙将水壶塞进衣服里,冰冷刺骨的感觉席卷了他整个身体。他捂了一会儿,然后拿出水壶,水壶上面还残留着他的体温。他将水壶和镜子放在一起,只见那水壶消失在原地,镜子里传来一声淡淡的啜泣,茗姨说“谢谢你,孩子。

    ”

    小龙这才撕开干肉,他张大了嘴想要狠狠咬一口,但是,他却愣住了,他舔了舔嘴唇,轻轻地咬了一小口,细细咀嚼着。他感觉到喉咙里有些干涩,于是凑到白桦树边。原先割开的口子已经结上了一层薄冰,他又划开一条,然后凑上去用力吮吸。

    就在这时,镜子中传来淡淡的声音“好甜,还有,很温暖。”

    小龙一动不动,只是紧紧咬着白桦树皮,树汁一大簇一大簇地流进他的喉咙里,而他的眼泪止也止不住地流出来。

    茗姨仿佛感觉到小龙的哭泣,她在镜子里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等待着。

    “我睡了。”小龙终于松开嘴,或许是用力过度,他的牙关酸涩。他裹紧了羊绒毯,偎着火堆轻轻地闭上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在微微颤动,上面依稀还挂着的泪珠,现已结成霜。

    忽然,明朗的夜空传来了大鸟扑棱翅膀的声音。小龙猛地睁开眼睛,从树枝破碎的缝隙里看见了一只巨大的鸟正载着一群人正逐渐向这边靠近!小龙愣在原地,动也不敢动,可是那面前的火光啊,还在欢快地跳跃着。

    “快把火灭了!”茗姨低声催促着。

    小龙这才惊醒,他迅速扑灭火堆,残留的火星依然不甘心地挣扎着。小龙屏息紧紧凝视着夜空,感觉到那些人在他周围来回扫着。

    一张刀疤脸探出飞机门外,他的手里举着一个古盘,上面显示一个方向正在急速向西边震颤。那张脸上因为刀疤而歪斜的嘴微微上翘。

    “逮到了。”巴法阴笑着。

    “追?”乌先生低声问。

    “不,那只是一头熊而已,他们在下面呢。”巴法将古盘递给乌先生。乌先生拿起望远镜一看,心下了然。

    他们落下地面,他一眼就看到了那堆闪耀着猩红光芒的火堆。他慢慢走过去,蹲下,仔细检查着。

    乌先生示意身后的二十二个守护者在原地待命,他走到巴法身边,低着头等待指示。

    巴法似乎陷入了沉思,他不时地抬起头,环顾四周,嘴里啧啧出声。

    “发现什么了,大人?”乌先生恭敬地说。

    “啊。”巴法拖长尾音,他用头示意乌先生往地上看。

    乌先生用强光手电一照,一串脚印向着他们西边的方向,藏进一颗白桦树后面。

    “逃了?”乌先生再一次恭敬地询问,并且示意身后的守护者四散开去。

    “等等!”巴法努嘴,身子却没有挪动,依然环顾四周。

    乌先生静静地等待,直到巴法走到一颗白桦树的旁边。巴法仔细地打量这颗白桦树,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尊者,出来吧。”

    这棵白桦树的位置十分奇怪,紧紧挨着另外一棵,正像是一对偎依的母子,大棵白桦

    用自己的华盖为子女遮风挡雨。

    乌先生似乎明白了,他喜形于色,示意其他人将这两颗白桦团团围住。

    巴法再次假装恭敬地说“尊者,出来吧,先知需要您。”他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这两棵树却像盘根与坚硬的岩石上一般,岿然不动,只有树顶的枝叶因为寒流的侵袭而沙沙作响。

    包围圈在一步步缩小,每一个兜帽后面的表情都看不清楚。巴法和乌先生依然恭敬地等在那里,可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男孩的惨叫,荡进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所有人都朝着一个方向望去,那里还传来阵阵的熊嗷声。

    “喂,带人过去看看。”巴法命令乌先生。

    乌先生迅速挑了十二名守护者,快速隐没在这黑暗里。巴法围绕着两棵白桦树来回踱步,不时挠挠脑袋,他眼神中的疑惑一闪即逝。

    “尊者,我知道这是你的幻术,出来吧,我们绝对不会为难那个孩子,我们可以放他走,甚至,还可以送他到共工殿下的要塞去,一个渺小的人类对于我们来说,和蝼蚁没有任何区别,不存在价值。”

    回应巴法的依然只是沙沙的风声,他又等了很久。突然,西边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

    “哼,你不要得寸进尺!”东边的人喊声越来越弱,熊的吼叫声却越来越强。那边不断有惨叫声传过来。

    巴法指定一名守护者留下,自己带上剩余的九名向着东边急速跑去。剩下的这名守护者默不吭声地拔出军刀,朝着那棵白桦一步步逼近。可是,当他走到树边,却突然诡异地笑了起来。他优雅地举起刀,像是举起了一只酒盅。

    他悄然地转了一个身,然后弯下腰,左手平举,对着白桦树行了一礼,最后吞刀自尽。这期间,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响,就像是一场孤独的舞会谢幕,不会有掌声。

    小龙蜷缩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面前的那具尸体,从他后颈流淌出来的血液渐渐冰冻,在月光下呈现出诡谲的晶莹,闪着月白的光。

    “快逃,他们很快就会发现的。”茗姨纤弱的身体斜卧在地上,她满带虚弱地说。

    “茗姨……”小龙呆立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别往北走了,先知已经看到了我,我们往东……”茗姨再也说不下去,苍白的脸色凝固在这寒夜里,她只能聚集最后一丝力量一点一点消失在镜子里。

    “茗姨……”然而镜子却再也没有一点回音。小龙背上背包,将化妆镜小心地护在胸口,然后捡起地上的刀,头也不回地朝东方走去。一直朝东,会不会早一点看到太阳呢?

    过了很久,刀疤脸巴法带着一群人回到原地。他们看到了倒在地上脸含诡异笑容的同伴,那月亮正好照

    在兜帽里面,笑容早已僵固。

    巴法气恼地仰天长啸,这冰冻的地面上,哪里有一点点脚印!只见他的头颅忽然长满了黑色的毛发,突出的嘴唇里冒出了颗颗尖利的牙齿,不断往下淌着涎液。他猛地张大了嘴,将那棵白桦树拦腰咬断!

    乌先生和其他的守护者埋着头不敢看他,巴法最讨厌别人在他变身的时候看他。

    很久以后,赤身裸体的巴法露出了他作为魔强壮的体格,他冷冷地扫视面前的每一个人,直到确定他们一直埋着头,这才狠狠地说“找到他们,他们一定会留下线索!”巴法把脖子上的骨骼扭得咔咔作响。

    他们都知道,那个女子惹怒了这个被称之为冷面魔王的人。若不是共工一直在拉拢她,想必下一刻,她就要面临死亡。

    (本章完)

    (教育123文学网)

    读文学 www.muudta.cn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半缘修道半缘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半缘修道半缘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半缘修道半缘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球棎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