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破解诅咒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半缘修道半缘君 第七百八十六章:破解诅咒
(读文学 www.muudta.cn)    “是的。这个事情我也是第一次知道。”酥鲫鱼道:“这还是礼僧主告知给我的,我才知道人死后会进入的地方。”

    凰陌越听越觉得糊涂,在她的认知里,这确实是一个很重大的发现,他们所接受的教育里,没有提到过人死了之后会去向何方的教育,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提出来,死了之后的魂魄会进入到别的世界。

    但君鲤的神情却微微的有了些许的变化。

    “你是想到了什么吗?”臧谷长老将他的神情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认真的观察着。

    君鲤停驻片刻道:“关于此说法,我有所头绪。”

    他似是不习惯向着其他人解释这么多的话,微微垂下了眼眸道:“这应该是被称为轮回之地,而那些人,则是地狱的狱卒。人死了之后,会有灵魂,但这些灵会进入此地。”

    这说法让在场的几个人都瞪大了眼睛。

    “你的意思是,人死了之后,灵魂会去轮回??”

    “那轮回过去的灵魂还会复生吗?”

    臧谷长老率先反应过来,让聒噪的一行人住了嘴。他一脸的震惊:“若是真的有此事,那么我们之前所知道的,人了之后会变成灵魂的言论,就有了足够的支撑,而也就知道了,人的生命是如何循环的,这,这!!”

    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将手猛然一锤:“那么女娲大神留下的戒之门,背后原来是有着这个秘密吗?!”

    戒之门!

    这三个字落在了凰陌的耳朵里多了些注意,她犹然想到过那一直守护着门的可怜的女子,她为了守护门最后而死,固然那个将军最终为了护住她要消散的灵魂而灰飞烟灭,但她也允守着那诺言,将海萤的魂魄收藏。

    但是回来之中,这魂魄的事情就暂时的被搁置了,到了如今她才想了起来。

    而且伴随着记忆恢复,她又想到了另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她在海萤的记忆当中所见到的那扇门,她当时所见到的时候就觉得眼熟,但是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唤醒了记忆点。

    这扇门,她在最初的时候醒来的时刻,就在混沌之中所见过,她拼尽力了去想要将那扇门推开,但都失败了。

    而她就猛然从梦中醒来了。

    她的意识在那混沌之中一直都没有理出头绪来,她将那场景称之为梦境,但如此真实仿佛是与现实接轨并行的,让她有一种自己此身并不在此处的错觉。

    那扇门与自己记忆当中的门重合了,让凰陌心底陡然惊喜不已,她真的在现实当中找到了接轨重合的点,那么是否可以证实她所经历的确实也是真实呢?

    要想要找到自己的路,

    就必须要去寻那扇门。

    凰陌这一次并未将这件事情与任何人说,不知从何而来的感觉,让她住了口屏息凝神,她有一种直觉,在这么多的人当中,各自有着不可告人的隐秘。

    即便是她所敬重的长老们,即使是她所倾心的君鲤。

    她需得将一张面具覆盖在脸上,然后去慢慢的探寻自己身上所潜藏的隐秘。

    她将那放置着魂灵的容器默默的抓紧了些许。

    那酥鲫鱼极其想要将这扇门给打开,但以她的能力显然不可做到,臧谷长老摇着头道:“你莫要冲动,他将自己封闭起来,是有着他的道理的,这么多年来,他不生不灭,在这里会成什么样子,你想必也能想到。”

    酥鲫鱼的面色更是白了几分,她像是思考了片刻,提起了勇气,然后闭起了眼睛,将耳朵背后的鱼鳍掰开,硬生生的从背后扯下来一片鱼鳞来。

    这举动让几个人都怔住了。

    臧谷长老的眉头紧锁着:“你又何必这样呢?你也知道,你始终不会是人类。”

    “我做出这个决定来,就不会后悔。”

    酥鲫鱼即是这么说来,那么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却着实让人不得而知,而夜翎他们的神情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约莫是在酥鲫鱼的描述当中窥探到了其中一二。

    而这一二偏是她所不知道的。

    “我们需要去会一会礼僧主了。”

    夜翎在听完她们的话语之后,便带着他们前去寻找长老,但去了那一处,却只寻得了臧谷长老,利奥长老前去处理了另一些事情。

    臧谷长老见到四个人一齐来到了他面前,还有些不明觉厉,但见到了跟在身后亦步亦趋的酥鲫鱼之后,他似是明白了些什么。

    “看来你已经下定了决心了?”臧谷的眼神里带着一丝的肃然。

    酥鲫鱼微微垂下了眼眸,轻声道:“礼僧主他,现在还好吗?”

    “要说好,你怕是不信的。”臧谷长老站起身,看着酥鲫鱼颤抖的尾鳍道:“不过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他现在的情况,也是一直以来我能想要寻求解释的地方,不过看来你已经找到了一些很好的帮手。”

    这般说着,臧谷长老将目光朝着他们几个人投去,眼底有了一丝的笑意。

    “现在怕也是说不清楚的,我带你们去看一下就知道了。”

    他一路走着,穿过了长长的走廊,走到了一扇地下室门前,凰陌看到那门扉上面用铰链层层锁着,不由得讶异:“这里面是有什么怪物吗?”

    “怪物倒是没有,只有一个礼僧主而已。”

    他轻声细语的说着,看着酥鲫鱼往前走了

    几步,神情骇然:“他当初来到你们这里,我放心将他交给了你,你可没有说他会遭到这种待遇!”

    臧谷长老将她的肩膀拍了拍示意莫要激动:“这是他的要求。”

    酥鲫鱼瞪大了一眼不可置信。

    “你可还记的我们找到你们时,他的状况已经很不好了。”臧谷道:“他本就是一个凡人的身躯,但无法死,所以就这样被封印在了这里,不死不灭。”

    将门打开之后,凰陌他们的面前呈现出来了一个人,他瘦骨嶙峋,身上插着诸多的管子,在一个封闭的玻璃内,他听到了声音,机械的转头过来,将来的人一一的打量着,然后将目光停留在了酥鲫鱼身上。

    他那晦暗的眼睛里隐约的有了些光芒。

    “你——为什么还不走?”他轻声道。

    “我已经自由了,这里就是我的家。”酥鲫鱼回应道。

    她看着他脸上露出来了疲惫的笑意:“你过的好吗?”

    “如你所见。”

    礼僧主慢慢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向了另一边,看着臧谷等人道:“但你们这一次这么多人一起来,应当不是为了让我们故人相见吧。”

    臧谷长老沉声道:“我们找到了破解诅咒的方法,礼僧主,你能解脱了。”

    礼僧主瞪大了眼睛,他猛然像是一只野兽般扑了过来,震得身上的管子都落了下去,他那狰狞的面容看起来可怖,而酥鲫鱼也抓住了臧谷的衣服:“这个事情你怎么没有告诉我?!”

    “正如你自由了一般,他的死亡也是他给我的条件。”臧谷长老微微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你还记得当初答应我们的条件吗?如果我能让你解脱,你就将你知道祝融遗族一族的事情全部交代给我们。”

    “怎么会不记得呢?我做梦都想着你们何时能让我死。”他的嗓子里有些嘶哑,迫不及待的问道:“你们找的方法呢?”

    “君鲤。这里就交给你了。”臧谷对着君鲤道。

    一直在后面默不作声的君鲤走到了前面,他知道臧谷长老让他做什么,他在生命之泉里获得了那两个人的力量,而他的剑也正是将他们不死的诅咒给破灭了。

    那么只有他的剑,才能斩杀这一切的诅咒。

    礼僧主贪婪的望着君鲤:“你来,你快点!你给我证明,给我证明!”

    君鲤缓缓的走进了那封闭的玻璃当中,从背后将雪音剑抽了出来。礼僧主看着那把剑,又是激动又是郑重的去触摸,他紧张的好几次都缩了回来,来回几次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将剑抓在了手中。

    他猛然手似是触电般一震。

    “是……是死亡的味道,是……你们说的没有错。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这样你相信我们了吧?”

    臧谷长老示意君鲤出来:“你放心,我们之间的契约不会更改,我说到做到。”

    他们一行人去了最高的大殿,而这些机密不是凰陌她应该知道的,所以她先行回到了家中,礼僧主他被封印了这么多年,他甚至连步伐都无法迈出,而酥鲫鱼将他扶住,缓缓的走去。

    这大概表示他们之间的和解吧,这经过了漫长的时光,再一次的触摸对方,那些曾经都将化作云烟消散风中。

    凰陌回到了家中的时候,她已经觉得相当的疲累,这一种疲累是心灵上的,而不是身上,她只是觉得自己已经稍许的靠近了些所谓的真相,但却还是没有任何的头绪。

    而且君鲤身上发生的变化,连夜翎都感觉到了,她却没能第一时间察觉出来,反倒想的也只是自己而已。

    自己是不是活的实在是太过于依靠了其他人了些?

    这种状态必须要靠自己脱出来,而不是依靠着其他的人能拉自己一把。

    无论是夜翎也好,君鲤也好,都是有着自己的目标,甚至酥鲫鱼,她自己的选择,固然有些悲凉的意味,但始终都是建立在她自己的路之上的。

    而她,不能因为自己一无所知,就停滞不前。

    她必须要往前奔跑,即便可能会跌的头破血流,也不能忘记自己身边所有的事情往某个方向汇聚的事实。

    约莫她只需要踏出去这一步,就是一个新的开始了呢?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半缘修道半缘君》,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读文学 www.muudta.cn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半缘修道半缘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半缘修道半缘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半缘修道半缘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球棎比分 河北11选5投注 北京赛车pk开奖直播app下载 体彩20选5 极速11选5骗局 海豚海岸 福彩黑龙江22选5 老快311点有几个 体育彩票31选7 陕西快乐十分 老11选5合买规则 山东的十一选五 黑龙江快乐十分钟结果 福彩3d杀码图 重庆快乐10分 j吉林11选5走势图 福建31选720029